杨维桢《元夕与妇饮》墨迹亮相宝瑞盈

2012年04月16日

< 回到新闻中心

著录:

1、《赵氏铁网珊瑚》卷七, (明)趙琦美编

2、《式古堂书画汇考》卷二十二,(清)卞永誉编

3、《列朝诗集》甲集前编第七之下,(清)钱谦益编

4、《元明事类钞》卷三,(清)姚之骃撰

5、《元诗选初集•辛集》,(清)顾嗣立编,中华书局,1987年

6、《海外书迹研究》,(美)傅申著,紫禁城出版社,1987年

7、《中国书法全集46•康里巙巙杨维桢倪瓒卷》P177-178,荣宝斋出版社,2000年

8、《中国书法家全集•杨维桢》P70,河北教育出版社,2006年

9、《杨维桢书法精选》 P42,河南美术出版社,2008年6月

10、《中国历代法书粹编•杨维桢行草卷》P48,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,2009年

11、《徐邦达集五•古书画过眼要录》,P351,紫禁城出版社,2006年

12、《杨维桢诗集》 P291,浙江古籍出版社,2010年1月

杨维桢(1296-1370),字廉夫,号铁崖,东维子。会稽(今属浙江)人。泰定四年进士,官至江西等地儒学提举。有《铁崖古乐府》、《东维子集》、《西湖竹枝词》等存世。

杨维桢在诗歌和书法上,无论对当时还是后世都产生过巨大影响,是一位在中国文学史、中国书法史都有重要地位的显赫人物。

在诗歌方面,他是元末诗坛的领袖人物,他的诗号称“铁崖体”。他的乐府诗有很多咏史、拟古之作。创造手法上有浪漫主义的特点,好驰骋异想,运用奇辞,受李贺影响很深。他的五、七言绝句则学习南朝乐府和刘禹锡竹枝词,语言通俗,风格清新,很有民歌味道。他的诗中有不少反映客观生活、具有现实意义的作品。

在书法方面,他是脱尽红尘的高僧大德,他是超凡拔俗的山林隐逸。元代书法,初则宗唐,后则宗晋,其发展趋势是沿着继承传统的路数缓慢发展。元代书坛的代表人物是才气横溢的赵孟頫。元代书家,几乎都在赵孟頫的笔墨中讨生活,鲜有自辟蹊径者。杨维桢在诗文方面,被明人称为“文妖”,在书法上也以“狂怪”著称,无论创作思想还是创作手法与诗文一样,充满着浪漫主义的风格。

那么,我们怎样客观公允地看待杨维桢的书风呢?

其实杨维桢的书法并非任笔为体,聚墨成形;而是汲古师前,自有根基的。中国书协副主席,著名书法理论家钟明善教授明确指出:“杨维桢把汉晋人有隶笔的章草笔法自然地融化到行草书中,形成了不同时俗的书法风格。应该说他是超越唐人,直追汉晋书法传统的继承者,更可以说,他是法古求新的书法革新者。刘璋称‘廉夫行草虽未合格,然自清劲可喜。’这里说他的书法‘未合格’,显然是指元人所推崇的唐人、晋人的‘格’。即赵孟頫、鲜于枢一路。并不是晋代书法的全部。说杨的书法‘清劲可喜’,则很中肯”。钟明善先生对杨维桢书法的评价是极为深刻极为专业极为公允的。(见钟明善《中国书法史》,河北美术出版社,1991年6月)。

杨维桢倔强刚直、放浪形骸的个性,在行草书中找到最好的表现机会。尤其晚年的行草书,奇崛纵逸,古奥雄强,显示出瑰丽的想像与磅礴的气势。

《元夕与妇饮》是杨维桢传世代表作品之一,有着强烈的个人风格:点画入古出新,劲健刚狠;结字不主故常,直抒心臆。曾任台北故宫博物院研究员、美国普林思顿大学研究员的傅申博士,专门对这件作品作过研究。他说:这件墨迹包含了杨维桢一切突出的特点,其中的字向下伸展,向侧部倾压,看起来似乎堆积在一起,没有通常明晰的纵行之间的空白。角和直线佔主要地位,浓重的墨色和蛛网般的撇捺及游丝形成对照。运笔的节奏快速果断,笔画的起笔劲健利落,形成三角形的‘头’,接着以直捷的行笔,常用扁平的笔‘腹’写出宽阔的横和竖。字的布局与一般不同,在紧密的分布中表现出强烈的空间感。笔画的局部,钩和撇捺,常常偏离规范–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杨维桢所表现的艺术个性。与康里子山圆润轻盈、几乎一致的笔法相比,杨维桢的自我意识更强,更为怪僻多变,这些特点和他的文学作品是一致的。(见傅申《海外书迹研究》,紫禁城出版社,1987年。)

傅申博士的眼光是相当准确独到的。“书如其人”,杨维桢的书法、诗文是他人格特点的生动体现,他特立独行的风骨及诗文书法艺术将永垂史册。

《元夕与妇饮》墨迹右下钤: 明存阁珍藏书画、邵璔真鉴;左下钤明存真赏、湘云秘玩、思学斋鉴藏印、王季迁氏审定真迹印,余者漫涣不辨。据此可推断,本帖曾经邵璔、周湘云、吴普心和近代大收藏家王季迁等多人递藏。邵璔,清同治间金山(上海)人,收藏家。周湘云在古董界鼎鼎大名,碑帖收藏最负盛名的是唐·虞世南的《汝南公主墓志铭》、唐·怀素的《苦笋帖》、宋·米芾的《向太后挽词》、元·赵孟頫手卷、明·董其昌《临淳化阁帖十卷》等。画则有元·黄公望的《富春大岭》残卷、元·王蒙《春山读书图》等,至于四王吴恽之外,石涛、冬心、新罗之作,更是难以枚计。其碑帖收藏,几乎全是端方的旧藏。上海解放时徐森玉从周家为上海文管会购进怀素的《苦笋帖》和米友仁的《潇湘图》,两件共计价人民币(旧币)两亿元。吴普心(1897-1987),号庭香,南通人。银行家,好古玩字画,收藏品散逸后,大多归入各大博物馆珍藏。如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所藏米芾《简帖》、《岁丰帖》、《逃暑帖》,上海博物馆斥巨资购安思远的宋拓《淳化阁帖》,均为吴氏珍藏,所藏多钤“思学斋”朱文印。王季迁(1906-2002),又名季铨,字选青,别署己千,苏州人,师顾西津、吴湖帆,善书画。鉴定之精,收藏之富,久负盛名。王季迁先生的收藏的中国古代书画,堪称海外第一,他的藏品一向受到业内的极大重视。

杨维桢《元夕与妇饮》一诗,最早见于明代《赵氏铁网珊瑚》卷七,见四库全书本。目前已查到此诗著录12种。

杨维桢书法至今已传世无多。朱家溍先生所著《历代著录法书目》一书,录杨维桢书作计41件。历经水厄兵燹,沧海桑田,如今尚存的杨维桢书法之作,仅仅半数而已。此中,除少量为美国、日本等公私藏家所藏外,其余大多数为大陆各博物馆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,以故宫博物院、辽宁省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三大博物馆为主。

宋元剧迹,向被中外博物馆及收藏家视为重器,从来紧抓不放。《元夕与妇饮》精彩绝伦,古香焕彩,古韵传神。如一缕清泉,传承有绪,来路清晰。可谓一颗可遇不可求,百年难及一见的耀眼的沧海遗珠。它在拍卖市场的偶然出现,彰显了当下中国的经济发展,强盛繁荣;它的偶然出现,为当下中国财力雄厚的收藏家提供了一次绝佳的收藏机遇;让我们预祝这件元代的书法剧迹,在中国的拍卖市场体现出它独具的魅力与价值;并且能够有一个温馨的归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