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宝瑞盈2012春艺术品拍卖会精品在线

2012年05月04日

< 回到新闻中心

北京宝瑞盈2012春艺术品拍卖会

预展时间:2012年5月30日-6月1日

  拍卖时间:2012年6月2日

  预展/拍卖地点:北京嘉里中心大酒店二层大宴会厅(北京朝阳区光华路1号)

北京宝瑞盈2012年春季拍卖会,元代书法、大千敦煌画作、名家大师的精品力作抢先看

楊維楨 元夕與婦飲 紙本 鏡心29×57cm

著錄:1、《趙氏鐵網珊瑚》卷七, (明)趙琦美編

2、《式古堂書畫匯考》卷二十二,(清)卞永譽編

3、《列朝詩集》甲集前編第七之下,(清)錢謙益編

4、《元明事類鈔》卷三,(清)姚之駰撰

5、《元詩選初集•辛集》,(清)顧嗣立編,中華書局,1987年

6、《海外書跡研究》,(美)傅申著,紫禁城出版社,1987年

7、《中國書法全集46•康裡巙巙楊維楨倪瓚卷》P177-178,榮寶齋出版社,2000年

8、《亂世奇才-楊維楨的生平及藝術》P37,上海書畫出版社,2005年6月

9、《徐邦達集五•古書畫過眼要錄》P351,紫禁城出版社,2006年

10、《中國書法家全集·楊維楨》P71、140、154、159,河北教育出版社,2006年12月

11、《書藝珍品賞析第六輯·楊維楨》P30,湖南美術出版社,2008年2月

12、《楊維楨書法精選》P42,河南美術出版社,2008年6月

13、《中國歷代法書粹編•楊維楨行草卷》P48,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,2009年

14、《寶五堂》海外華人重要書畫珍藏展P47,北京燕山出版社2009年11月

15、《楊維楨詩集》P291,浙江古籍出版社,2010年1月

楊維楨書法至今已傳世無多,朱家溍先生所著《歷代著錄法書目》一書,錄楊維楨書作計41件。歷經水厄兵燹,滄海桑田,如今尚存的楊維楨書法之作,僅僅半數而已。此中,除少量為美國、日本等公私藏家所藏外,其餘大多數為大陸各博物館和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,以故宮博物院、遼寧省博物館和上海博物館三大博物館為主。《元夕與婦飲》著錄多達15種,經著名書畫收藏家王季遷先生鑒定為真跡,並經多家藏主保存,精彩絕倫,古香煥彩,古韻傳神。如一縷清泉,傳承有緒,來路清晰。可謂一顆可遇不可求,百年難及一見的耀眼的滄海遺珠。它在拍賣市場的偶然出現,彰顯了當下中國的經濟發展,強盛繁榮;它的偶然出現,為當下中國財力雄厚的收藏家提供了一次絕佳的收藏機遇;讓我們預祝這件元代的書法劇跡,在中國的拍賣市場體現出它獨具的魅力與價值;並且能夠有一個溫馨的歸宿。

石溪 高士幽居图 水墨紙本 立軸31×64cm

著录:1、《南畫大成》第十一冊 P2669,廣陵書社2004年9月

2、《峰青館名畫集成印》

3、《黃賓虹文集》上海书画出版社1999年6月

4、《髡殘繪畫研究》P264,江西美术出版社2010年8月

《高士幽居圖》突顯出髡殘式的山水意境。落筆運墨荒率而雄渾,樸野而蒼辣,以禿筆為多,少用新細的尖毫,筆墨與形象若即若離。在此作品中,髡殘還強調線的運用,線條起伏頓挫,以擦輔皴,在深淺點線的交織穿插中造成雄勁和含蓄,用淡墨渲染造成景象的淒迷。其線條與弘仁的勁挺尖長不同,而顯出某種不肯定性,與程邃的斑駁戰顫也不同,有顯出某種肯定性。作品上端錄有髡殘的詩意跋文,詩中意境與畫中意境兩廂吻合,其草書的老辣雄勁與畫風完全一致,恢弘博大。

王翬 夏木垂蔭圖 水墨紙本 立軸142×58.5cm

著錄:《寶五堂》海外華人重要書畫珍藏展P111,北京燕山出版社2009年11月

王翚的《夏木垂荫》即是一件临古山水作品,从作品款识“临江贯道夏木垂荫”可知,该作品是临南宋画家江参笔意的创作。江参,字贯道,长于山水,师董源、巨然,参以“范郭”画法,创“泥里拔钉皴”,自成一家,人道“即今海内丹青妙,只有南徐江贯道”。王翚在此作品中以元人笔墨为师,将他们的技巧融为一体,将笔墨的粗细、浓淡、干湿巧妙结合起来表现实景的“内在精神”,该作品体现出他对于皴法的独到见解,在董其昌之前,皴法只是表现景物形貌的一种技法,董其昌提出:“画家皴法如禅家纲宗”,将皴法提到“写心”的高度,王翚发展了董其昌的观点,将皴法与山水之神韵结合起来。画中皴法不仅表现山石明暗,还使山水达到一种和谐与悦目的效果,达到谢赫提出的“气韵生动”要求。画面上部分悬崖耸立,树木苍郁,下部分坡石横曳,古树遒劲,以抽象的笔墨表现相对真实的丘壑。画面在简练中秋苍茫,有旷达之致。丛林的布局,近疏远密,近树敬斜,远树挺直,穿插有致,给人以幽林簇簇之感。同是树干其画法不尽同,或先钩树干轮廓,再渲染,或直接由淡墨染出,多种技巧相互参用,自然而丰富有变化。整个画面表现出山林恬淡清宁的祥和世界,使人浮想连翩

張大千 臨摹敦煌佛造像 設色紙本 立軸78.5×52.5cm

著錄:1、《中國近代繪畫》P152,九雅堂出版,1991年1月

2、《張大千精品集》下P473,人民美術出版社,2011年7月

据考证,张大千赴敦煌时期所临摹的佛像大多在海峡两岸博物馆内。
本幅作品出现在国内书画市场上极为罕见。最值得一提的是:此幅作品已经得到了学术界、拍卖界、收藏界以及业内人士的一致首肯。确为大千先生在敦煌时期临摹佛像的重要作品!此作色彩浓重绚丽,创作时用到金箔等大量矿物颜料,充满了浓郁的宗教色彩。画中钤印“除一切苦厄”(张大千自制印,专用于佛教题材得意之作)、“不负古人告后人”无不体现出大千对于佛教的虔诚和借古开今的精神。另有钤印“磨耶精舍”。大千晚年居住于台湾。磨耶精舍为其寓所。款识中所提的“汝德道兄”即为羊汝德,据传磨耶精舍的购置与营造,羊汝德先生为其出资人之一!

徐悲鴻 奔馬水墨紙本立軸111×57cm

著錄:1、《榮寶齋》2009特刊P15,中國美術出版總社

2、《中國近現代書畫價值匯考》P15,遼海出版社2000年9月

3、《春之歌—世紀悲鴻作品收藏大展》

奔馬,在中國文化中是振奮、騰飛的象徵,古有“馬踏飛燕”之輕盈矯健,有霍去病墓“臥馬”之雄渾,奔馬同樣也是徐悲鴻一生最鍾愛的題材,也是最能代表徐悲鴻藝術高度的藝術創作,以中國豪放的潑墨,紮實的素描造型能力,表現出奔馬的雄駿、矯健、生機勃勃。此《奔馬》創作於1948年新中國成立前夕,作品不僅表現出馬的特徵和精神,更隱喻著中華民族的豪氣勃發。畫家用飽酣奔放的墨色勾勒頭、頸、胸、腿等大轉折部位,並以幹筆掃出鬃尾,最後以水墨暈染,使濃淡幹濕的變化渾然天成,馬腿以墨線勾勒,線條細勁有力,力透紙背,富於動感。從水墨特色入眼,該作品有一種大寫意的文人淡然詩意,形神兼備,但“寫意”之餘又是真實寫實的,馬的鬃毛、尾巴、蹄,乃至肌肉都是經過仔細觀察後的寫實描繪,突出徐悲鴻寫實畫風的科學性、真實性。這正是徐悲鴻為之奮鬥一生的寫實畫風,既有中國的水墨韻味,又有西方寫實藝術的真實。作品右下角落款:“戊子春日悲鴻寫”,並鈐印:“悲鴻之畫”。該作品還曾多次參加展覽,曾在“春之歌——世紀悲鴻作品收藏大展”中展出。

齊白石 三多 設色紙本 立軸103×34cm

《三多》描繪有桃、佛手和石榴,寓意著多壽、多福、多子,具有強烈的淳樸民間藝術風格。作品在風格上繼承和發揚了吳昌碩的金石美學趣味,兩顆壽桃置於果籃之中,果籃以濃墨重彩隨意寫之,以書法筆勢運筆,線條隨心所動,彰顯老藝術家駕馭筆墨線條能力之強,壽桃以洋紅色渲染,顏色豔麗奪目,既表現出桃熟之境,又與酣暢墨色形成色彩對比。佛手用黃色以大寫意筆法完成,再用濕筆墨線勾描輪廓,果實堅實飽滿。石榴的表現更為隨意,以赭色表現石榴外皮,再用紅色勾描石榴果粒,赭色之上粒粒鮮紅,格外醒目。該作品創作於齊白石九十歲之際,風格成熟,寓意完美,代表著齊白石大寫意花鳥最高藝術成就。

傅抱石 湘君圖 設色紙本 鏡心65×32.5cm

著录:1、《名家翰墨·傅抱石/屈原赋》P120,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5年9月

2、《傅抱石大典》P152,古吳軒出版社2004年7月

湘君和湘夫人是湘水的一對配偶神。傳說上古時代的帝舜巡視南方,死在了蒼梧之野(蒼梧山在今湖南寧遠縣),他的兩個妃子當時沒有隨行,聽到噩耗之後,趕到那裡,投湘水而殉。後來人們便把她們與湘水水神聯繫起來,建祠祭祀。《湘夫人》作為祭歌並沒有把神靈刻劃的那麼森嚴、神秘,也沒有表現人們對神的盲目崇拜,而是以關心和同情來歌唱她們的愛情生活,這恰恰是民歌所經常表現的主題。

此幅《湘夫人》畫得風姿翩躚,美麗動人,而又不失莊嚴典雅,面色凝重略帶一些愁容。刻劃人物細緻入微,是傅抱石此类体裁的典型代表作品。

黃賓虹(1864-1955)雲山欲雨 設色紙本 立軸68×34cm

該《雲山欲雨》創作於1953年,是黃賓虹晚年的山水經典之作,是年,黃賓虹入醫院醫治白內障,此作品對於黃賓虹繪畫風格演變研究也有著十分重要的學術價值。在美術史上,以積墨、濃墨表現的黑密厚重風格的“黑賓虹”山水是最具個人特色的,在渾厚華滋的筆墨中,蘊涵著深刻的民族文化精神與自然內美的美學取向。該作品即是從黑密風格向疏淡回歸之際的創作。畫中主體山石樹林仍以濃墨、焦墨描繪,山間雲霧以及湖汀多有留白,稍施赭石、青綠,拉開了畫面的層次感,同時也使畫面帶有一絲清逸之風。該作品是黃賓虹晚年力作,特殊的創作時間也附加上特殊的學術研究價值。

吳昌碩 洞口瑕光 設色紙本 立軸181×97cm

吳昌碩擅長大寫意花卉,受徐渭和八大山人影響最大,由於他書法、篆刻功底深厚,他把書法、篆刻的行筆、運刀及章法、體勢融入繪畫,形成了富有金石味的獨特畫風。吳昌碩一生酷愛畫梅,自稱“苦鐵道人梅知己”,他主張畫梅取出世姿,要得古逸蒼冷之趣。此《洞口瑕光》是吳昌碩的梅花精品,畫面構圖奇特,右上角斜伸出幾枝梅花佔據主要畫面,梅枝遒枝勁節,梅花用色濃麗飽滿,恰到好處表現出梅花的風姿,給人以萬花皆寂寞,獨俏一枝春的感受,畫面生機勃勃,極富視覺張力。畫家以石鼓文的筆意入畫,用筆遒勁樸拙,飛動迅疾,筆底充滿金石之氣,縱橫捭闔,雄渾磊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