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宝瑞盈秋拍丰华臻传推荐专场 近现代书画作品精彩纷呈

2016年11月30日

< 回到新闻中心

帽哥闲话 · 上篇儿

“丰华臻传推荐专场”,在行业诸多师友同道的无私支持鼓励下终于亮相了。

推出这个专场的初衷,是希望在如今低迷的市场环境下,通过丰华臻传品牌几年来累积的一丁点有限影响力,能够更深的介入市场与服务藏家,为市场的回暖与行业的发展略尽绵薄之力。

对于这一尝试,其实帽哥也不无担忧。毕竟行业情况特殊,众口难调,非议也是在所难免。但还是那句话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”。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,这个勇气本人倒是从不缺少。

帽哥郑重声明: 此次“丰华臻传推荐专场”的所有拍品皆由业界藏家友情提供,经过遴选之后方才推出,为保证推介的公正性和品牌公信,其中绝无一件丰华臻传藏品,在此以正视听!

不过因为近日工作实在太忙,帽哥常处于焦头烂额之状,其间难免会有失之严谨之处,有错必纠,敬请诸位严厉批评。首次“丰华臻传推荐专场”表现如何,这分数最终还得由您来打。

万事开头难,请大家相信今后我们将会越来越完善。

帽哥闲话 · 下篇儿

行内不少朋友可能会感觉奇怪,丰华臻传的首次推荐专场为何选择与宝瑞盈合作呢?原因如下,且容小可一一道来。

一、宝瑞盈杨总平素与我沟通交流较多,杨总乃京城行业老炮儿,人称老八,那可是地头蛇啊,帽哥不过北漂一枚,斗胆涉足皇城根下,哪敢不拜这尊“土地爷”。哈哈,开个玩笑!

平日里老八经常到公司与我交谈艺事,他是钻石王老五,我是异乡孤身客,都是暂时缺少家庭温暖的“苦命人”,脾性也算对付,所以彼此间的共同话题自然就多一些,相互之间的了解也就比较深入。

二、宝瑞盈目前尚未挤进京城一线拍卖公司行列,首个推荐专场若是于此演砸了,估计丢人也丢不到哪去,既不至于毁了帽哥的半世“英名”,也不会对宝瑞盈品牌造成过大影响。未思进先思退,这个道理本人还是知晓滴!

三、小事之中见人品。最近这几年中,虽然艺术市场低迷依旧,但承蒙诸家拍卖公司与众多藏家不弃,丰华臻传平台也算是在业内做的有些声色。

每逢帽哥推荐发出,诸家各扫门前雪,这亦是情理之中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本就无可厚非。但宝瑞盈的员工却逢帽哥推介而必转之,反倒令人诧异。

了解之后才知,杨总在公司内部会上有最高指示:“市场不好需要抱团取暖,帽哥这种正能量定要广而告之!”这种高风亮节怎能不令人顿生滔滔敬仰之情? 大家好,才是真的好呀!

行了,不在多说了,下面列队敬请诸君检阅吧, 帽哥这厢先行谢过了!

1、0801号 吴湖帆《小陋室》洒金笺 21×75.5cm 估价:RMB100,000-200,000

款识:定之先生属,吴湖帆。 钤印:吴湖帆(朱白文) 录文:小陋室。

备注:上款人“定之先生”为刘定之(1888-1964)字春泉,江苏句容人。1934年在上海开设“刘定之装池”。1951年参加上海市装裱业同业公会。1960年进上海博物馆文物修复工场裱画组任技术顾问。因装裱工艺独特、用料讲究、技术高超,闻名海上,有“装潢圣手”之誉。吴湖帆先生收藏历代名迹多交付刘氏修复装池。

此件倩庵先生斋号语义,应选自于《全唐文》之陋室铭卷,为唐代诗人刘禹锡所作。

《陋室铭》通过具体描写”陋室”恬静、雅致的环境和主人高雅出尘的风度来表述自己脱略流俗的情怀,传达出一种不慕名利、甘守清贫的高洁人生态度。此帧吴湖帆先生在“陋室”之前加一“小”字,更增几分谐谑之趣。

2、0802号 田世光《红叶白猿》 68×68cm 估价:无底价

款识:宋大画家易元吉喜白猿,兹拟其意写之。世光并记。

钤印:田世光(白文)、公炜(朱文)、柳浪西园(朱文)

田世光先生的精品《红叶白猿》是此次 “丰华臻传推荐专场”中的一件特殊拍品,委托人特别要求以无底价起拍,所得钱款将专用于一项广结福缘的善举。

此作从题款可知,为拟宋代名家易元吉笔意,以细笔绘白猿攀枝远眺,神态活现;以写意笔法绘老树虬枝,枝头红叶风中零落,一派秋去冬来的萧疏光景。

整件作品工写相兼,笔精墨妙,既得宋人高古之韵,又融汇自家的笔墨新法,足可见田世光先生在花鸟画领域的非凡造诣,堪称传神佳作。

3、0803号 徐邦达《溪堂琴趣》 131×28cm 估价:RMB180,000-280,000

款识:庚辰秋八月孚尹徐邦达制。 钤印:徐旁之印(白文)、意足不求颜色似(白文)

题跋:陶令无弦意,松高秋自清。溪堂琴趣得此地学旡生。孚尹以元人笔法昉包山,设色穆然静致,大似陶诗。

钤印:蝶野(白文) 录文:溪堂琴趣。

跋者简介:陈定山(1897-1987),杭州人,名蘧,字蝶野、小蝶,室名醉灵轩。四十岁后改字定山。工书画,兼善诗文。

徐邦达先生以鉴定泰斗名世,皆因其自幼喜爱诗词书画,师从苏州画家李醉石学画山水,同时又从赵叔孺学古书画鉴别,最后又拜入书、画、鉴三者皆长的吴湖帆门下。先生作画临古时,融合诸家,可谓泛学无宗。

徐先生身出望族,师从名门,书法绘画皆有不俗之造诣。此件早年仿元人笔意《溪堂琴趣》意境深远,显示出其深厚的绘画功力与修养,颇堪瞻赏。

5、0805号 钱松嵒《万山红遍》 54×34cm 估价:RMB400,000-600,000

款识:一九六五年秋,钱松嵒作于大同。 钤印:松嵒(朱文) 录文:万山红遍。关陕大地,

此幅《万山红遍》为钱松嵒一九六五年创作于大同,颇有咫尺千里的磅礴气势。在新中国美术史上,此类红色题材的中国画,随着那个特殊年代的远去已成绝响,其审美与收藏价值兼重。

“红色题材”作品是结合现实生活和革命激情的独特艺术创作,既留有鲜明的时代烙印,又展现了高超的艺术成就,并将那个时代的精神风貌存留于作品之中,故备受藏家追捧也在情理之中。

6、0806号 吴冠中《苏州园林》 45×52.5cm 估价:RMB500,000-800,000

款识:山本辉子女士留念,吴冠中。一九八八,东京。

说明:上款人“山本辉子”应为日本著名女画家。

苏州园林一直是江南之子吴冠中难以割舍的乡土情结。此幅《苏州园林》内容丰富,亭榭花影、山石树木、黑瓦白墙、溪泉游鱼……尽被吴先生揽入画中。

画面将中国艺术的意境美和西方现代艺术的形式美完美结合,厚重与轻盈形成强烈对比又完美统一,以高度凝练的表现和优雅的情趣感染观者。江南园林美轮美奂,而吴冠中先生笔下的园林则更充溢着一位绘画巨匠的浪漫与激情。

7、0807号 傅抱石《探春图》 54×37cm 估价:RMB600,000-800,000

款识:丙戌三月重庆金刚坡下写,新喻傅抱石。 钤印:傅(朱文)、抱石斋(朱文)

是幅抱石先生《探春图》作于1946年,画面中扁舟之上的高士与渔夫,于一江春水间悠然前行,岸边垂柳吐翠,轻拂水面,意境淡远。

傅氏绘画的线条极为凝练,迥异于传统画法。此件佳作着重表现人物气象,颇具出神入化之效,且估价堪称合理之极,好者自可特别关注。

8、0808号 李可染《看山图》 69×46cm 估价:RMB1,200,000-2,200,000

款识:可染。 钤印:可染(朱文)、寄情(朱文)

是幅《看山图》笔墨纯熟,挥写自如,意趣醇厚,形式趋于风格化,是典型的“李家样貌”。观此件先生之精绝力作,帽哥确然怦然心动,认为性价比亦极具诱惑,想必诸位有识同仁皆有同感!

“可贵者胆,所要者魂”!在绘画上,可染老人堪称天道酬勤的典范,多年的笔墨探索,废画三千,成就了他的艺术高峰。

他一直主张以“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,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”。于此,他一生奋力前行,终于打出“李家山水”的一片天地。山水创作之外,牧牛图则是可染先生的另一种精神寄托,也是他一生钟爱的题材。

9、0810号 吴湖帆《荷香清远》 50×113cm 估价:RMB800,000-1,200,000

款识:一九六一年一月吴湖帆。 钤印:吴湖帆印(白文)、荷香清远(白文)

此幅《荷香清远》创作于1961年,用笔用墨趋于大写意,彰显了“贵吴”一向不凡的高品位,诚为其晚年精佳之作。

吴湖帆为此类题材的绘画,还专门钤刻了一枚印文为“荷香清远”的白文印章,凡是自己满意的精品,必钤此印。由此,我们即可知悉此画在吴先生心目中的地位了。

《荷香清远》最重要的收藏价值在于稀有可贵,吴氏“红裳翠盖”式的荷花时有出现,而“狂草涂抹”式的作品却极为罕见,至于其他已无需赘言。

10、0811号 潘天寿《双清图》 69×61cm 估价:RMB1,200,000-2,200,000

款识:良公先生教正,乙酉梅子黄时,寿。 钤印:潘天寿(白文)

录文:秋意瓦檐赊,南山天外斜。篱边何冷落。独放两三花。

备注:上款人“良公先生”应为画家关良(1900-1986),字良公。生于广东番禺,曾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教授,浙江美术学院教授、上海中国画院画师。

此件《双清图》创作于1945年的梅子黄时节,上款人“良公先生”为关良先生。大师之间互赠作品,又是一段翰墨因缘。

关良先生和潘天寿一样,也是一个极富笔墨个性,不因袭前人的画法,而喜欢独辟蹊径的艺术大师。潘天寿送给良公的“双清”,很明显是有着以“兰”、“竹”喻人之意。二人都是高标清逸之人,完全配得上兰竹之誉。

《双清图》中奇瘠的风骨,耿介的笔墨,以及内蕴的人文含义,映照着潘天寿人品和艺格,作为关联潘关二人交游佳话的作品,此作别具人文价值和收藏意义。

11、0812号 潘天寿《秋菊》 56.5×35.5cm 估价:RMB1,000,000-2,000,000

款识:家骥研弟鉴可,一九六五年木樨馨裹,寿。 钤印:潘大(朱文)、寿(朱文)收

藏印:长石斋藏(朱文)

备注:上款人“家骥研弟”应为金家骥(b.1931),浙江乐清人。1960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,得潘天寿等名家指授。浙江美术教育研究会会长、浙江教育学院艺术系教授、中国美术学院兼职教授。

此件名家上款并权威出版于《潘天寿全集》中的作品,画面构图旷而不松,菊花以双勾作花瓣,敷以藤黄,用笔辛辣苍虬,以作篆之法写出叶筋和叶梗。此作起拍价100万元,帽哥依然认为价格空间甚大,诸位感觉如何?

潘天寿先生给予物象以人格化的性格特征,于笔墨中倾注了强烈的个人情感,他倾洒自己的才力,灌注自己的思想,故此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。

12、0813号 齐白石《富贵坚固》 135×33cm 估价:RMB1,200,000-2,200,000

款识:齐璜白石山翁画并篆四字,时居旧京西城太平桥外。 钤印:木人(朱文) 录文:富贵坚固。

王森然曾云:“只要有女弟子向齐白石求画,白石老人都有求必应,而且都是精品,所以当时就有很多人拉着新凤霞、赵清阁这些讨老人欢喜的女弟子来求画,屡试不爽。”

帽哥在小妹陈姗的提醒下以为,《富贵坚固》是否就是在哪位女弟子的请求下绘制的呢?笔墨如此神采奕奕,且其间充满了欢喜和爱意。白石老人于挥毫泼墨之时,一定胸怀大欢喜,一定是心神俱畅,故此笔墨题跋俱佳。状态决定品质,在人生的很多方面亦是同理,呵呵。

13、0814号 齐白石《菊花草虫》 136×50cm 估价:RMB2,000,000-4,000,000

款识:文定先生清正,丙戌夏,白石翁八十六岁尚客京华。钤印:木人(朱文)、隔花人远天涯近(白文)

此件《菊花草虫》创作于1946年,时值白石老人八十六岁。此作笔力老辣,纵横恣肆,不经意中极见功力。

其中菊花造型大气洗练,纷披的菊叶,欹斜的菊杆,嫣红的菊瓣,饱满的菊朵,构图充满张力。色彩上,白石老人以强烈鲜艳的西洋红,与藤黄形成鲜丽的对比,意境中完全渗透着白石老人生性中的矍铄与清健。

老人绘画中的鲜明特色,就是对于生活意趣的捕捉。此作中的小蜻蜓、小蟋蟀,堪称信手拈来的点睛之笔,使整幅画面直抵“可惜无声”的绝妙之境。

15、0815号 吴昌硕《富贵神仙》 126×54cm 估价:RMB1,000,000-2,000,000

款识:庚申中秋,吴昌硕年七十七。 钤印:吴俊之印(白文)、吴昌石(朱文)、鹤寿(朱文)

录文:红时槛外春风拂,香处豪端水佩横。富贵神仙浑不羡,自高唯有石先生。

“花能解语还多事,石不能言最可人”。《富贵神仙》写牡丹的华丽富贵,水仙的清雅逸人,辅以顽石的解衣般礴,动静结合,刚柔并济。

缶翁亦曾有“石为寿者相”之语,故而此作更兼富贵长寿的象征意味。

此件《富贵神仙》为缶翁七十七岁之作,诗书画印并臻一纸,题识中道“红时槛外春风拂,香处豪端水佩横。富贵神仙浑不羡,自高唯有石先生。” 充分诠释了其绘画的精神。

16、0816号 吴昌硕《涧水鸣秋》 140×42cm 估价:RMB600,000-900,000

款识:庚申夏日,安吉吴昌硕年七十七。 钤印:吴俊之印(白文)、吴昌石(朱文)、寥天一(朱文)

录文:涧水鸣秋石点苔,数声清磬白云开。老僧行脚还持偈,知汝来从来处来。

吴昌硕此帧作于1920年的水墨绫本山水,可谓应题之作,正如题中所云“涧水鸣秋石点苔,数声清磬白云开”。诗画辉映,相得益彰。

缶翁时年七十有七,其艺术也已臻于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之境。

缶翁曾有言:“奔放处要不离法度,神微处要照顾到气魄”。秋山秋景秋树,这样的笔墨,这样的格局和气势,虽然笔墨疏率,但却极为契合画境与禅意,法度气魄兼而有之,所谓“用笔奔放,气韵神微”足可堪之。

17、0817号 黄胄《草原骑手》 109×69cm 估价:RMB1,200,000-2,200,000

款识:黄胄画于一九七三年春。 钤印:黄胄画印(朱文)

此件《草原骑手》作于1973年的春天,时正值“文革”后期。

黄胄夫人郑闻慧女士所著《回忆我的丈夫黄胄》一书可知,自1966年至1972年的近7年间,黄胄饱经磨难,未曾动过画笔,用郑女士的话说来就是:“当时活得是多么艰难啊!”

黄胄先生尤擅描绘人物、动物,他运用速写手法表现物象,构图独具匠心,造型准确生动,线条流畅遒劲,笔势奔放洒脱。

而此件《草原骑手》正是他重拾画笔时的佳作,久违的激情澎湃挥洒,更是将这一艺术风格发挥到了极致。

18、0819号 陆俨少《无量寿佛》 69×46cm 估价:RMB800,000-1,200,000

款识:画为汉鹏四十华诞,八四叟陆俨少。 钤印:陆俨少(白文)、宛若(朱文)、晚晴轩(朱文)

录文:无量寿佛。

备注:上款人“汉鹏先生”应为杨汉鹏,原延安饭店联络采购部经理。

无量寿佛是净土宗主佛之一,常与释迦、药师二佛并坐,称为三尊。据鸠摩罗什所译《阿弥陀经》载:此佛寿命无数、妙光无边,故称无量寿佛、无量光佛。

此件为陆俨少晚年特殊之作。人物造型略显夸张而具逸趣,笔墨苍润拙朴,色彩对比强烈又不失和谐。

陆俨少的人物画创作大约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,早期大多属于淡彩或无彩的“工写兼合”类型,晚期则接近于重彩的简笔大写意,题材也拓展的更为多样,包括钟馗像、佛像、牧童等。

19、0820号 谢稚柳《莫高飞仙》 98×46cm 估价:RMB1,600,000-2,600,000

款识:甲申正月。抚敦煌莫高窟初唐人画飞仙,谢稚柳重庆。

钤印:稚柳(白文)、谢稚(朱文)

谢稚柳此幅《飞仙》的原型为敦煌321窟的双飞天。321窟西壁的佛龛南侧双飞天,为初唐时期敦煌壁画飞天作品中最为生动、优美者,堪称绝世之作。

这一时段的飞天已全部女性化,成为翩翩起舞的仙女形象,因而成为宫廷贵族仕女写照,脸型丰满,明眸皓齿,姿态生动妩媚。衣饰、发髻雍容华贵,上体裸露,下为长裙,飘带旋迥,衣纹流畅。

此作线条明快、简洁,敷色轻透,既忠实于敦煌原作的神韵,又不难看出此阶段谢氏画风依然颇多陈老莲之笔意。此件尚有谢稚柳先生在世时早年的两次出版。

20、0822号 李苦禅《远瞻山河壮大》 82×50cm 估价:RMB300,000-500,000

款识:己未春三月写八十二叟,苦禅。

钤印:李氏苦禅(朱文)、以学愈愚(朱文)、八十后作(朱文) 录文:远瞻山河壮大。

此幅《远瞻山河壮大》创作于1979年,画面上一只雄鹰立于峰岭之巅,回首四顾,气势撼人。

苦老有言“书至画为高度,画至书为极则”。该作中每一笔都蕴涵着浓烈的金石韵味,沉着厚重、痛快淋漓,堪称是苦老雄鹰题材的佳构。

此作尺幅近四方尺,按目前估价,帽哥以为应是卖家“割肉”之举,故值得特别关注。

21、0823号 吴作人《高瞻》 139×70cm 估价:RMB600,000-900,000

款识:作人图。 钤印:吴作人(白文)、风景这边独好(朱文) 录文:高瞻。

雄鹰是天地间的王者,动可以御风而行遨游天宇,静可以霸立峰峦雄视天下,是古往今来艺术大师的笔下爱物。

此件《高瞻》为吴作人稀见之巨幅佳构,逾九平尺,绘一威猛大雕雄峙于高耸的峻崖之上,睥睨八荒,气吞山河。整幅构图简洁,造型精准,笔墨精湛。据此估价,帽哥依然认为甚具诱惑。

22、0824号 林风眠《梨花小鸟》 68×67cm 估价:RMB1,200,000-2,200,000

款识:林风眠。 钤印:林风眠印(朱文)

《梨花小鸟》取林风眠典型的方形构图。这种构图方式,充分体现出林风眠的融合中西艺术追求。其强调绘画性而淡化文学性,重视平面构成而弱化纵深表现,体现出对于绘画形式与语言的极致追求。

作为衔接中西绘画的开拓性人物,林风眠的绘画多被兵燹之灾所吞噬,他的一生命运多舛,正如梨花带雨,美丽而凄凉。而他的精神世界,恰是一只孤寂的小鸟,即使与众群居,也难掩内心的孤寂。于此意义来说,《梨花小鸟》正如一把解读林风眠内心世界的钥匙。

23、0825号 陈之佛《荷塘鸳鸯》 106×58cm 估价:RMB1,200,000-2,200,000

款识:长日香风吹不断,藕花多处浴鸳鸯。雪翁。

钤印:陈(朱文)、雪翁画记(朱文)

此件《荷塘鸳鸯》可谓陈之佛先生的得意之笔,极尽工细瑰丽之美。近年来,“新工笔绘画”广受关注,而其宗源正发轫于民国工笔大师陈之佛先生,水涨船高,何患无极?

25、0826号 张善孖《空山养威图》 243×120cm 估价:RMB500,000-800,000

款识:戊辰冬张善孖写于大风堂。 钤印:张泽(朱文)、善孖书画(白文)

录文:短草空山怒养威,百禽惊噪向斜晖。寝皮食肉堪怜处,且喜将军出猎稀。

诸位关注《空山养威图》画面笔墨的同时,不妨留意一下此件画幅煌煌之巨。

明清以来,不少名家以老虎为题材进行绘画创作,包括明代戴进、清代华岩和高其佩等人,但是真正把“虎画”发扬光大的,还是绘画大师张大千的哥哥张善孖。

“画虎先从养虎看,张髯意态托毫端;点睛掷笔纸飞去,月黑风高草木寒。”这首诗生动表现出张善孖画虎之神奇,亦可作为我们赏鉴此作的背书。

26、0827号 徐悲鸿《行书范仲淹句》 139×71cm 估价:RMB1,000,000-2,000,000

款识:范文正名言录奉,子文宗先生铭座,壬午弟悲鸿。

钤印:徐悲鸿(朱文)

录文: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

此行书中堂作于1942年,徐悲鸿时年47岁,所书内容表达了徐氏于国难当头之时的襟怀抱负,是其书法成熟期的代表作。笔意于行草之间,圆润中见方拙,尽显魏碑书法外拓方整的笔法特点,并在飘逸俊秀中得自然天成之趣。

27、0828号 蔡元培《行书七言对联》 240×48cm×2 估价:RMB100,000-200,000

款识:蔡元培。钤印:蔡元培印(白文)、孑民(朱文)

录文:洗砚春波临禊帖,调琴夜雨和陶诗。

蔡元培在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地位已是毋需赘言,特别是他在思想、文化、教育领域的巨大贡献以及深远影响,可以说是后世的宝贵财富。

作为前清翰林,孑民先生在书法方面也有着深厚的功力。而游学欧陆,研究西方哲学、文学、美术的经历又极大拓展了他的视野与学识,最终形成其兼容并蓄的开放精神。

蔡元培的书法是其学术修养、人格品行、美学思想的折射,具有特殊的审美价值。其以行书著称,楷隶篆亦善之,行气连贯,顾盼生姿,自出机杼,独具个性。

此联堪称蔡氏书法典型面貌,且尺幅巨大,气势撼人,极为难得!

28、0829号 钱松嵒《青岛鲁迅公园》 54×36cm 估价:RMB300,000-500,000

款识:壬寅避暑青岛作,钱松嵒。 钤印:松嵒(白文) 录文:青岛鲁迅公园。

鲁迅公园是青岛最具特色的临海公园,园名为郭沫若先生所题,近代书画大家多以此处美景进行创作。

此帧钱松喦精绘之《青岛鲁迅公园》,绝对堪称先生经典佳构。青岛本地藏家千万留意了,以免失之交臂哦!帽哥推介专场,自己不能卖也不能买啊!

29、0832号 钱松嵒《南山积翠》 136×68cm 估价:RMB500,000-800,000

款识:昔人每取意天保写南山图,为祝嘏之用。予此帧略师大痴老人法。大痴享寿九十有六,登华山而飞昇,故其作画时有太和之气流露,笔墨间亦寿徵也。钱松嵒写拜记。

钤印:钱(朱文)、松嵒(白文)、松嵒长寿(白文)、岁寒松(白文)

录文:南山积翠。

人们对于钱松嵒作品印象多是建国后的以红色题材为主的新山水,其实钱老的传统功夫,特别是摹古功力极其深厚。

从此幅拟大痴笔意的《南山积翠》我们即可一窥究竟,这也再次昭示了“艺术创作永远没有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”这一真理。

此作题跋中云:“大痴享寿九十有六,登华山而飞升,故其作画时有太和之气流露,笔墨间亦寿徵也。”可知钱老对于大痴笔墨中流露出的“寿徵”极为钦敬,故倾力摹之。这也可以说是此作从主题到笔墨最为精华的所在: 南山积翠,正是福寿无疆的祥瑞之征也!

此作为南洋侨领、新加坡大藏家杨启霖大名鼎鼎的“袖海楼”旧藏,可谓出身名门。

30、0835号 傅抱石《唐人行乐图》 108×40cm 估价:RMB8,000,000-15,000,000

款识:乙酉五月抱石写于东川金刚坡下山斋。 钤印:傅(朱文)、抱石大利(白文)、抱石斋(朱文)

收藏印:宗杰欣赏(朱文)、霍氏宗杰鉴赏(朱文) 题签:傅抱石写唐人行乐图真迹神品,国宝也。求是山人题。 钤印:陈风子(朱文)

备注:陈风子题签,霍宗杰珍藏。

1.陈风子(1912-2008)别号求是山人,迎风道人,浙江杭州人。书法篆刻家、鉴藏家。

2.霍宗杰先生,祖籍广东新会,旅居加拿大。著名实业家、文物收藏家。

对于傅抱石先生的艺术成就,我想此处就无需多做介绍了。否则,可能不少朋友会骂: “帽哥你还真当自己是专家,我们都是吃瓜群众呀!”这个在下真的不敢,我顶多就是一砖家,哈哈!

不过还要啰嗦一句,抱石先生的作品虽说一直是市场宠儿,但这两年的表现可以说是风头更健,今年春拍的《云中君与大司命》,刚刚的《风光好》,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瞩目焦点!

所以此帧陈风子题签、霍宗杰旧藏,创作于金刚坡时期的仕女佳作《唐人行乐图》,应该值得我们有更多的期待。

31、0851号 李可染《丑钟馗图》 68×46cm 估价:RMB800,000-1,200,000

款识:癸卯端阳节日,可染于有君堂。 钤印:李(朱文)、可染(白文)、延寿(朱文) 录文:醜鍾馗图。

可染先生绘于1963年的这帧《丑钟馗图》,亦是一件特殊佳作。画中所绘之钟馗拄剑而立,就如一块黑倔的铁金刚,浑然天成毫无斧凿之迹,大丑返归于大美,令人叫绝!

老人有云:“模样吓人管大用”。帽哥窃以为,若是以此图悬诸厅堂,请回这黑脸钟进士护持府第,那些魑魅魍魉、邪魔外道怎敢近宅门半步?

由于篇幅所限推荐结束,更多内容请关注北京宝瑞盈拍卖资讯。贵在交流,敬请到下方参与评论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