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宋 徐诩《跋周德友藏养直帖》、元 赵孟頫跋《定武本兰亭》

2017年04月28日

北京,中国 | 视频

< 回到所有影片欣赏

南宋 徐诩《跋周德友藏养直帖》,是其现在存世的一件孤品,堪称沧海遗珠。该跋区区百余字,却涵盖深广,典故众多,颇见学养。颂扬了后湖苏庠五召不应的隐逸高风。徐诩书法精妙遒美,别具一格。这件作品已查有十余次重要著录,包括明代《铁网珊瑚 卷四》、《书画题跋记 卷四》等大型书画著录里。从其流传顺序看,更是历经各代大收藏家鉴定家收藏。从明代的项子京到清代的翁方纲至清末蔡鸿鉴皆有收藏,之后辗转于上海世商周湘云、台湾著名收藏家、大银行家思学斋主人吴普心和王季迁之手,历代收藏大家的鉴藏经历也为此件南宋书法珍宝增色不少。

 

赵孟頫跋<定武本兰亭序>

赵孟頫(1254年10月20日 —1322年7月29日),字子昂,汉族,号松雪道人,又号水精宫道人、鸥波,中年曾署孟俯。浙江吴兴(今浙江湖州)人。元初著名书法家、画家、诗人,宋太祖赵匡胤的11世孙、秦王赵德芳的嫡派子孙。其父赵与訔曾任南宋户部侍郎兼知临安府浙西安抚使。南宋灭亡后,归故乡闲居。

水墨纸本 册页(镜心)  28*29cm

行书7行,每行4(落款)——12字不等,总共69字,文曰:

魏晋书至右军始变为新体,兰亭者,新体之祖也。然书家不学兰亭复何所学?故自历代咸以为训。自真迹既泯,定武石刻又作墨本便为至宝,此本模拓分明,殊不易得也!子昂题。(钤“赵氏子昂”朱文印一枚。)

王羲之被称为是中国的书圣,他的行书《兰亭序》是其书法的代表作,则是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。《兰亭序》是王羲之在晋穆帝永和九年(353)三月三日,和谢安、孙绰、支遁等朋友及子弟辈四十二人,在山阴的兰亭举行“修禊”、宴集、赋诗时所做的序文。
唐太宗喜王羲之父子书法,自从在《晋书》中为王羲之作评传以来,几乎无人不知书圣王羲之和《兰亭序》者。千百年来,书学“兰亭”,成为书家必修之课。

太宗得《王羲之兰亭序》真迹,命人临拓,刻于学士院。五代梁时移置汴都,后经战乱而遗失,北宋庆历间发现,置于定州州治。大观中,徽宗命取其石,置于宣和殿,北宋亡,石亦散失不传。定州在宋时属定武军,故称此石刻及其拓本为或“定武石刻”,其拓本名《定武本兰亭》。

子昂既“书法二王”,当然对“兰亭”爱之有加,因此,当他看到摹拓“定武”的本子时,才题写了上面的一段跋语,意思是说:魏晋时期的书法,到了王羲之,他就革新变为“新体”,《兰亭序》就是这个新体的“始祖”。如果书法家不学**“兰亭”那又学什么呢!所以,历代都把它当做学**书法的标准。自从“兰亭”的真迹没有了(传为唐太宗殉葬)而定武石刻又没有留下拓片,它就是最珍贵的宝贝。虽然这个拓本是摹仿的,但很精致,是特别不容易得到的。

此作曾刊载于一九八五年第二期《故宫博物院院刊》。启功先生对是作评价极高,在致友人信中言:“惠赵跋照片,捧读不啻球璧。此公谓兰亭是新体,足证自有卓见,不独功力之高。千秋作祖,信有由矣!”并节临此作,收录于《启功书法作品选》与《启功全集》。

赵孟頫跋<定武本兰亭序>》钤朱文“北溟珍爱”收藏印一枚。

按:

“北溟”即现代书法、篆刻家陶北溟(1882-1956),其本名祖光,字伯铭、北溟,斋号“金轮精舍”,书画款识皆署以“陶北溟”。江苏武进人。民国时期任北平故宫博物院书画顾问。嗜金石、擅鉴赏、富收藏、精于碑版之学。着有《翔鸾阁金石文字考释》、《金轮精舍藏古玉印》等。1921年参加易大庵(孺)倡导的以“发扬国粹”为己任的金石文字学者和古文物爱好者的组织:“冰社”。与罗振玉、陈宝深、马衡、冯恕、丁佛言、陈年、启功等交往甚密。他精通篆书、行书、楷书,在碑帖、拓片和字画上面多有题识。 书法工整严谨,用笔劲健,柔中寓刚,功力深厚,造诣很高。《赵孟頫跋<定武本兰亭序>》就是陶北溟所藏《定武本兰亭序》中赵孟俯的跋文。原拓现今所在,不可得知,但只就这个“跋文”,它的艺术价值与收藏价值已经**超出那个《定武本兰亭序》了。

2015春北京宝瑞盈拍“千悟—丹青之夜(中国书画)”专场拍卖在北京嘉里大酒店举槌,共推出47件中国书画精品。其中,陶祖光旧藏赵孟頫《定武<兰亭序>跋》以980万元起拍,3300万元落槌,成交价3795万元(拍前估价:RMB 12,000,000-18,000,000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