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寅《雪掩柴门图》

2017年04月28日

北京,中国 | 视频

< 回到所有影片欣赏

这幅《雪掩柴门图》,就是由名家珍藏的一件唐寅的珍品。该图为织绢本,设色。纵112.5公分,横59. 5公分。画面上彤云密布,北国的高山大岭,雪山耸峙,巍峨兀峭,大地白茫茫一片。山上万木凋疏,万籁俱静,只有谷中青松、翠竹依然挺立。在屈曲盤拏的松树遮蔽之下,有一处居所,真是“绕院千千万万峰,满天风雪打杉松”,境界十分深邃幽阒。房子里,主人披巾戴帽,身着大袍,拱手坐于桌子的右侧,双脚踏在桌前的火炉边上,炉中柴炭正燃起熊熊的火焰。侍者站立在桌子的左边,持瓶倒酒。画的中部右边一侧,溪水缓缓流过,曲桥上有一位高士,风帽大氅,腰系束带,拄杖来访。画的左下角,童子掩鼻、缩手,挈榼提壶,匆匆将走出画面,似去沽酒……

画面下端右角有“王季迁氏审定真迹”和“曾藏王季迁处”两枚朱文鉴藏印。左角钤白文“竹里馆”印一枚。
这首诗,形象的描绘了在一个大雪封山的日子里,诗人紧闭柴门,拥炉痛饮,焚香觅句的场景,这是多么安定、平静、惬意的啊!岂料,一忽儿还会有老友来访,人们常说“最难风雨故人来”,何况这是在如此纷纷大雪的时候,主人喜出望外之情,这应该是读者想像之中的事了。所以我们说《雪掩柴门图》是画中有诗,诗中有事,事中有趣,一目了然而又耐人寻味。不像有些“单纯”的山水画,程式化的套路,强加上一句半句古诗,叫人颇费猜想。尤其是图画“大雪飞场,天寒地冻”的场面,不仅就“漫天皆白”即为了事,而通过人物的各种动作的细节来烘托渲染,这样使得更加含蓄生动,引人入胜。这应该是文人、才子——唐解元聪明过人之处吧。